法院有地下车库吗_地下法庭_地下法律

编者按

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四十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党和国家的事业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民主法治建设迈出了重大步伐。杭州法院紧扣时代脉搏,谱写出了杭州法制建设的改革篇章。如果说杭州法院四十年的改革发展史是一部激荡人心的交响乐,那么杭州法院人的故事就是乐章里那一个个跳动的音符,他们与法院发展同频共振,携手前行,留下了令人感慨的人生足迹,书写出属于自己的精彩诗篇。

杭州法院人和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故事,我们一起来听!

地下法庭_地下法律_法院有地下车库吗

2018/10/11

今天的讲述者是江干法院沈澄。

法院有地下车库吗_地下法律_地下法庭

沈澄:江干法院九堡法庭庭长、审委会委员、四级高级法官。1989年进入江干法院,先后在办公室、经济庭、民庭、笕桥法庭、民二庭、九堡法庭担任法警、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等职务。自从事审判工作以来,累计审结民商事案件5500余件,曾荣获“浙江省人民满意法官”、“全省法院人民法庭工作先进个人”、“杭州市商事审判工作先进个人”等称号,并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

2018年是我从事法院工作的第29个年头,回首来时路,我把自己的法院人生分成了三个十年。韶华之年的朝气蓬勃、而立之时的艰辛求索,不惑之年的传承坚守,都糅合在这三十年的光阴中,串联成一首法院人的诗章。

韶华之年,初心萌发

(1989—1998)

法院有地下车库吗_地下法庭_地下法律

1994年,身着夏季制服、青涩尚待锤炼的沈澄

1989年,我21岁,作为一名法警进入了江干法院办公室工作。彼时,江干法院设在望江门外的海潮路66号,全院干警只有50余人,整个法院只有一台铅字打印机和一台当时已是非常先进的四通电脑打印机、一辆吉普车和一辆三轮摩托车,下乡调查,几个庭室轮流使用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办公室和法庭内的地面都是水泥地,酷暑时节,头上是吊扇呼啦啦地转,大家热得汗流浃背仍在开庭、工作,直到95年海潮路68号动工兴建独立审判大楼,办公条件才有了改善。我在办公室工作的时候,许多老师傅担任庭长、审判员的那种细致认真劲儿令我肃然起敬。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转业军人,也因为他们的感召地下法庭,我萌发出一种要为司法事业奉献终生的情愫。1992年年底,出于自己的选择,我调到当时的经济纠纷调解中心担任书记员,此后,先后在民事审判庭、经济审判庭工作,开始了自己的法官生涯。

地下法庭_地下法律_法院有地下车库吗

九十年代初,位于海潮路68号的江干法院大楼

地下法庭_法院有地下车库吗_地下法律

九十年代,海潮路68号与江干检察院合用的办公楼

这十年间,我个人生活和事业都发生了巨变,在江干法院,我认识了我的先生,因为政策关系,夫妻二人不能同在一个法院工作,我俩的恋爱只能在地下进行。我先生也有着炽热的法治情怀,但是为了支持我的法官梦想,虽有万般不舍,但他还是选择离开了法院。因为他的付出,我一直心怀感激,更把这种感激融入了此后的勤奋工作和相濡以沫的生活点滴,而改革开放给民商事审判带来的新变化和新气象,也让我们欣慰不已。

地下法庭_地下法律_法院有地下车库吗

1996年,与先生的合影

法院有地下车库吗_地下法庭_地下法律

1995年,沈澄(后排左三)和江干法院民庭全体同事们合影,一排左一是全国模范法官朱学军

执行庭在1989年刚刚成立,主要的业务庭室也只有刑庭、民庭和经济庭,法官除开庭审理案件,还要处理各项辅助性的工作,因此,我也常常跟着师傅出差到外地,从调查取证到财产保全,从材料送达到就地调解,事无巨细,亲力亲为。后来,随着内设机构和审判机制的完善,民商事审判工作走向了规范化和专业化。

而立之时,艰辛求索

(1999—2008)

地下法律_法院有地下车库吗_地下法庭

2001年,沈澄和她工作中的好姐妹,现任笕桥法庭庭长的朱勤合影

2001年5月,我被调到笕桥法庭主持工作。法官身份的赋予,让我坚定了恪守正义、忠诚履职的信念,而在人情世故编织的社会网络中,我也时常遇到情与法的碰撞纠葛。每到此时,我总想起刚进业务庭时,老师傅们教给我的“做法官要规矩”的话,坚守内心的情怀和正义感地下法庭,恪守住职业道德操守,妥善处理一桩桩纠纷。

有一次,一个案子的被告恰好是我先生家亲戚的弟弟,因为买卖合同纠纷被诉至法院,而原告是一位以拣拾废品为生的外来务工者,法律常识缺乏、证据材料不足,在买卖关系上也处于弱势地位。被告带着“既然我和法官沾亲带故,她总不至于胳膊肘朝外”的侥幸,通过亲戚来说过一次,希望通融。庭审中,我凭借经验,内心有了被告违约的判断,就不怕得罪亲戚,还是依法作出了判决,以致后来在家庭聚会的时候还被笑言“沈澄什么都好,就是太顶真了”。

这件小事仅是十年中遇到诸多困惑中的冰山一角,而我也正是在这一次次困惑中得以成长、收获。同时,江干法院也因每位干警的辛勤耕耘而不断进步,1999年,江干院荣立了集体一等功,并荣获全省“两庭”建设先进集体的荣誉称号。

法院有地下车库吗_地下法庭_地下法律

2002年 江干法院巡回审判法庭开庭场景

2002年,新塘路68号开始兴建新办公大楼,这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回字形的五层楼。这幢恢宏的大楼历时3年才建成,其间,全院人员在服装厂过渡,过渡时期的艰苦令人难忘,夏热冬凉,一个庭室的人全部在一个生产车间办公,开庭则在旁边狭窄的样衣室,晚间的值班室内搭的是高低铺,但因为内心有盼头,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大家照样干得不亦乐乎。2005年1月,我们都搬进了新审判大楼,自此,江干法院又在新的物质基础上开始了新的工作历程。

地下法律_地下法庭_法院有地下车库吗

江干法院现址大楼

不惑之年,传承坚守

(2009—2018)

地下法律_法院有地下车库吗_地下法庭

2010年3月,我到了九堡法庭主持工作,这段时间,我开始静心回顾自己前二十年走过的路,一些经验或教训,几许心得和感悟,我都觉得有必要传授给新一代青年干警。

2014年,法院开始法官员额制改革,江干法院也开始了法官团队建设工作,尝试着由一个法官带教法官助理开展法官团队建设,我作为带教老师有幸参与其中,和吴斌元、廖欢欢、刘佳、丁赛男等青年干警一起奋斗。吴斌元2010年从浙江大学毕业,优秀的教育经历让他在理论知识、学习能力方面展露才华,然而,民商事案件办理经验的缺乏,让他在业务上略显生疏。在我的鼓励下,吴斌元用功上进,我们共同努力,一起为法官团队的构建和运行、发展进行了一些初创性、探索性的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直至今年,为总结法庭员额法官带教行政编法官助理经验,储备审判后续力量,我和分管法庭工作的赵桂荣副院长,还以法庭审判教学经验总结会的形式,点评法官助理业务实战能力,梳理法官带教思路等方式,为笕桥、九堡法庭行政编法官助理王鹏、丁赛男进行业务上的辅导。

法院有地下车库吗_地下法庭_地下法律

新一代的江法人,成长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搭乘着经济社会迅速发展的快车,汲取着信息时代充足的知识养料,理应比我们老一代优秀,相信假以时日,必会成为江干法院的栋梁。看到他们成长,我备感欣慰,期待着“雏凤清于老凤声”。

结语:

感恩在心 ,永志不忘

我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也是法院发展的见证者,在三十年的时间长河中,随着改革开放社会发展的脉动,和江干法院一起成长,从芳华青春到不惑之年,从迷茫困惑到从容坚定,法官这个职业早已融入了我的血液和生命。

感恩法院,磨砺我以法徽天平上灿烂的尊荣;感恩时代,馈赠我以时间指针上的人生智慧。如有来生,我还愿做一名人民法官,甘于奉献,无怨无悔。

地下法庭_法院有地下车库吗_地下法律

参加中国教育电视台《法治天下》节目录制

口述 沈 澄

整理 方路祎

四十年众志成城,

四十年砥砺奋进!

时代在变,

法院人初心不改!

公众号:阿哲项目网
站长微信:lovemeaAZ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